<label id="1zcrq"><option id="1zcrq"><wbr id="1zcrq"></wbr></option></label>
    <th id="1zcrq"><option id="1zcrq"></option></th>
    <tr id="1zcrq"><option id="1zcrq"></option></tr>
  1. <code id="1zcrq"><nobr id="1zcrq"><track id="1zcrq"></track></nobr></code>
  2. <center id="1zcrq"></center>
  3. <center id="1zcrq"></center>
  4. 你所在的位置:首頁 > 廉政建設 > 他山之石 > 正文

    全站搜索

    “基層減負”如何抓常抓長——浙江回應基層關切破解形式主義頑疾

    來源:人民日報    發布時間:2019-06-18 15:22

    核心閱讀

    -形式主義的根源是政績觀錯位、責任心缺失

    -以螞蟻啃骨頭的韌勁推動“基層減負”工作落在實處

    -強化監督執紀問責,是推動工作落實的關鍵

    今年4月,浙江省委省政府緊緊圍繞黨中央提出的“基層減負年”要求,研究出臺《整治形式主義突出問題切實減輕基層負擔的若干意見》,提出大力精簡文件簡報,統籌壓縮各類會議,統籌規范督查檢查考核與評比創建活動,嚴控管好鄉鎮(街道)、涉村(社區)職責事項、機構牌子、制度上墻和政務軟件,嚴格監督確保取得實效五個方面共20條舉措。

    文件出臺以來,全省迅速掀起“基層減負”熱潮,受到基層干部普遍好評。形式主義“根源”何在?“基層減負”如何見長效?帶著這些問題,記者展開調查。

    負擔輕了,就有更多精力投入一線工作

    “原先我們村的4名干部,除了負責日常事務,還要記錄上級部門印發的19本臺賬。現在巡查干部不打招呼、不聽匯報了,臺賬從19本縮減到了6本,我們也有更多時間去走村入戶了。”近日,建德市三都鎮和村村黨總支書記俞德華面對記者時,用“輕裝上陣”來形容“基層減負”帶來的改變。

    在浙江金華,一名基層干部對記者感慨地說:“以前每名基層干部的手機里要裝十幾種政務軟件,現在開發了一款基層治理平臺軟件,一下子就涵蓋了基層黨建、治安巡查、行政執法等多項工作,能夠實現上報流轉和處理,這讓我們能夠騰出更多精力,做精做細手上的工作。”

    臺州市黃巖區嶼頭鄉黨委書記陳康說,特別明顯的感受是會少了,尤其是要求一把手參加的會少了很多,負擔輕了,就有更多精力投入一線工作。

    記者走訪中發現,和陳康一樣,在“基層減負年”的強勁勢頭下,許多基層干部都切實感受到身邊發生的新變化。

    與此同時,另一種“聲音”也引起了記者的關注。

    “我們基層干部最害怕的是現在的減負讓年底的負擔成倍加重。”溫州市洞頭區大門鎮楓樹坑村黨支部書記王昌權有些擔心,由于年底臺賬和檢查工作壓力大,基層干部們會在日常有意識地準備相應材料,現階段的減負確實減掉了日常的一些工作,但是年底考核時如果出現反彈的趨勢,又不得不造各種臺賬來應對檢查,便會造成新的形式主義。

    采訪中了解到,有些干部還擔心隨著時間的推移,會演變翻新出一些隱蔽性更強的“形式主義”。這也恰恰反映了一部分基層干部的顧慮:“基層減負年”會不會變成“整改一陣風”?

    這種擔憂絕非偶然,記者調查發現,“反彈”是“基層減負”的老問題。就拿最讓基層干部頭疼的考核來說,反對督查檢查考核工作中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呼聲一直不絕于耳,然而“形式主義考核”“臺賬”等問題仍在一些地方存在。

    政績觀錯位、責任心缺失是兩大“病灶”

    習近平總書記深刻指出,形式主義實質是主觀主義、功利主義,根源是政績觀錯位、責任心缺失,用轟轟烈烈的形式代替了扎扎實實的落實,用光鮮亮麗的外表掩蓋了矛盾和問題。形式主義問題積弊甚深,頑固復雜,可謂黨風建設中的頑疾。

    政績觀錯位是這一頑疾的主因之一。比如,有些地方上級考核只看“痕跡”不重實績,方式簡單粗暴,只知道從材料堆里打考核分,把業績評估和干部考核簡單化、表面化。相應的,就會有一些黨員干部信奉“工作干得好不好,全靠材料匯總表;工作方式新不新,全看寫手精不精”,在用實干還是用材料體現政績的問題上走偏了。

    有的部門熱衷于做虛功、玩花活,不下功夫解決實際問題,總想著設置種種名目假裝抓落實;有的急功近利,眼里只有“政績”而不顧基層實際,恨不得讓基層“今天剛結婚,明天就生娃”;有的動輒把任務分解下壓,將本該自己承擔的責任甩給基層,以“層層傳導壓力”為名行“層層推責甩鍋”之實。

    責任心缺失是這一頑疾的另一主因。既想當領導,又不愿負責任,不愿擔當,不拿出明確的工作思路,提出明確的工作任務,就靠各種辦法把責任層層下推,各種沒有實質性意義的文件層出不窮。于是,會議越來越多、文件越發越多,層層加碼,搞得下面窮于應付,難以應付。

    比如文山會海,“你開會,我開會,大家都開會;你發文,我發文,大家都發文”,看似“政治正確”,其實是把對上級精神的重視、重要工作的落實和文件數量、檢查頻次等畫等號。而形式一旦搞起來、調子一旦高起來,又加劇了更多黨員干部“不能也不敢落于人后”的環境壓力。

    中國礦業大學(北京)廉政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劉金程認為,有的地方領導干部對形式主義形成了路徑依賴、慣性思維。在實際工作中,這種慣性思維難免會導致一面反對形式主義一面又搞形式主義、一種形式主義消弭另一種形式主義漸生的怪象。

    既要快刀斬亂麻,更要循序漸進

    破解形式主義頑癥痼疾絕非一朝一夕。4月15日,浙江省委召開本屆第七次縣委書記工作交流會,向形式主義突出問題再宣戰亮劍。浙江省委書記車俊在會上強調,全省上下要全面落實“基層減負年”要求,進一步動員起來、組織起來,以釘釘子精神整治形式主義突出問題,切實減輕基層負擔。

    自黨中央明確提出“基層減負年”以來,浙江各地各單位深入貫徹落實中央、省委關于“基層減負”的重要部署,挖病灶、出實招,形成整治合力,共同推動“基層減負”落到實處。日前,浙江省委組織部研究制定為“基層減負”六條舉措,梳理減負清單,明確減負要求,以六大實招為基層干部“松綁”;省科技廳運用科技手段助力“最多跑一次”改革,實現申報材料、填報內容、評審時間都精減1/3;溫州市針對為基層干部減負亮出“十二招”,以實際行動打造“減輕基層負擔、激勵干部擔當”先行軍和保障隊……

    推進“基層減負”要久久為功,既要快刀斬亂麻,讓基層干部群眾在較短時間內看到實實在在的變化,更要循序漸進,以螞蟻啃骨頭的韌勁推動工作落在實處。而強化監督執紀問責,正是其中關鍵。

    浙江省紀委監委按照“黨委工作推進到哪里、監督檢查就跟進到哪里”的要求,第一時間研究制定《關于做好“基層減負年”監督執紀問責工作的意見》,聚焦中央、省委對“基層減負”工作提出的具體要求,聚焦干部群眾反映強烈的困擾基層的形式主義突出問題,開展監督執紀問責。這份《意見》要求全省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加強組織領導,建立問題督辦、溝通協調、督促提醒、經驗宣傳、數據統計等工作機制,加強與相關部門的協作配合,形成上下聯動,齊抓共管的工作格局。

    浙江各地也實招頻出——

    開化縣將落實“基層減負”工作納入巡察工作重點,及時公告于眾;突出抓好巡察“后半篇文章”,創新推出“巡察整改請人民評議”,量化“基層減負”工作“20條”,定期邀請單位職工代表、基層群眾、“兩代表一委員”參與評議,現場打分,督促壓實“基層減負”工作主體責任。

    桐廬縣針對檢查考核多、工作臺賬多等干部群眾反映強烈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采取不打招呼、不聽匯報、直插現場的方式開展調查排摸,收集到村(社)檢查考核多、工作臺賬多、機構牌子多、職責事項多、政務軟件多、上墻制度多、創建評比多等“七多”事項189項。通過專項整治最終明確了第一批精簡的83項工作,其中檢查考核事項12項。

    “在落實省委切實減輕基層負擔‘20條’過程中,紀檢監察機關要抓好監督執紀問責。”杭州市紀委監委黨風政風監督室主任張剛說,針對目前基層存在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突出的矛盾和問題,杭州市重點整治“文山會海”“督考過多”等六大頑疾,并將通過察訪、集中檢查等方式加大監督檢查力度,確保各項減負措施取得實效。

    記者還了解到,浙江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在解決形式主義突出問題、為“基層減負”中先行動、作表率,自覺查擺和糾正自身存在的問題,帶頭整治文山會海,統籌規范紀檢監察系統的督查檢查考核工作,以自身的優良作風推動、保障“基層減負年”各項要求落地見效。

    香港曾道免费资料 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