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1zcrq"><option id="1zcrq"><wbr id="1zcrq"></wbr></option></label>
    <th id="1zcrq"><option id="1zcrq"></option></th>
    <tr id="1zcrq"><option id="1zcrq"></option></tr>
  1. <code id="1zcrq"><nobr id="1zcrq"><track id="1zcrq"></track></nobr></code>
  2. <center id="1zcrq"></center>
  3. <center id="1zcrq"></center>
  4. 你所在的位置:首頁 > 媒體聚焦 > 正文

    全站搜索

    城管分局長竟成違建“保護傘”

    來源:貴州省紀委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19-08-23 09:25

    “我平時主要將精力放在了一線執法上,對黨紀黨規和政治理論的學習不夠,漸漸地放松了對自身的約束,辜負了黨組織對我的培養和信任,也辜負了親人......”貴陽市花溪區原天河城管分局局長代松的懺悔書上一字一句都是悔恨,他為自己的僥幸和貪婪付出了沉重代價。

    2018年3月,天河城管分局配合有關部門開展針對油罐車非法加油的“打非治違”專項行動。無利不起早的油老板何榮(另案處理)登門“拜訪”代松,請代松在“打非治違”專項行動時為其“打掩護”,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只要黑油罐車不被查處,每月就支付代松3萬元“好處費”。

    “我是分局的負責人,親自出面太打眼,必須找人來代替我!”代松自以為很聰明,他找到天河城管分局市容中隊副中隊長何鵬飛(另案處理),讓其出面“多多關照”何榮,并與何鵬飛約定,將從何榮處收受的“辛苦費”三七分賬。

    “我想著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是由何鵬飛出面,‘好處費’也是何榮給何鵬飛后,何鵬飛再轉給我的,而且除了我們三個,也沒有其他人知道,應該不會被發現。”代松告訴辦案人員,截至案發前,何榮已支付2個月的“好處費”共計6萬元,他分得4萬元,何鵬飛分得2萬元。

    2018年6月25日,貴州電視臺“百姓關注”欄目播出的一篇有關花溪石板哨“黑”油車的報道,引起了相關部門的注意。害怕東窗事發的代松如熱鍋上的螞蟻,在與何鵬飛短暫商量后,立即讓何鵬飛將分得的好處費全部退還給何榮,妄圖“撇清干系”。

    可是一段時間后,眼見風平浪靜,代松又開始犯“老毛病”,管不住自己的手,控不住自己的貪欲。2018年8月,石板鎮蘆狄村村主任吳某某(另案處理)找到代松,請城管局不要查處蘆狄村的違章建筑。

    “小事一樁,這件事包在我身上!”面對吳某某給出的“好處費”,代松再次一口答應。中秋節的7萬元、國慶節的2萬元......大把收錢的同時,代松全然忘記了黨紀國法,更忘記了自己之前猶如驚弓之鳥。

    代松把手中的權力當做攬錢工具,熱衷交朋友,在分管領域搞權錢交易,從執法者淪為違法者,根源在于其權力觀扭曲、價值觀走偏。

    2019年3月,花溪區紀委監委對代松進行立案審查調查。8月,代松受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其涉嫌犯罪問題被移送檢察機關依法處理。

    目前,花溪區紀委監委已責成區綜合行政執法局啟動“一案一整改”工作,針對代松案暴露出的問題對標對表,建章立制、堵塞漏洞,并將整改情況盡快向社會公開。

    香港曾道免费资料 大全